永利皇宫app:南京刑事,本案被告人赵某某与万

作者:新闻门户

一、案情 2002年12月某日上午,被告人黄某水受同案人丁某明(在逃,另案处理)的纠集,与同案人余某军(在逃,另案处理)欲教训被害人叶某红。于当 天下午携带刀具窜到福州红宝石娱乐城附近,被告人黄某水进入红宝石桌球大厅察看,发现叶某红在内打桌球,即返回告诉丁某明

共同犯罪中超出共同犯意是否属实行过限 --赵某某、万某某等人共同故意伤害案 案 情 被告人万某某因被害人赵某脱离其组织的聋哑人盗窃团伙并在外说其坏话,遂产生雇人报复赵某之念。2004年8月1日,万某某通过河北省石家庄市的于某某母子雇请甲乙二名

2015年12月8日,某派出所副所长贾胜、民警许磊以及辅警李炳、黄强在侦办张某涉嫌盗窃一案时,对张某采取双手反铐、往鼻子里灌水等方式,要他交代盗窃事实。后四名被告人发现张某脸色不对,呼喊其名字没有反应,立即给张某做了心肺复苏按压,并拨打“120”急救电话。急救中心医生现场确认张某已死亡。案发后,贾胜、黄强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的犯罪事实。四名被告人的亲友向张某家属进行赔偿,张某家属两次出具谅解书,谅解四名被告人,请求司法机关减轻处罚。

来源:南京刑事

一、案情

共同犯罪中超出共同犯意是否属实行过限 --赵某某、万某某等人共同故意伤害案 案 情 被告人万某某因被害人赵某脱离其组织的聋哑人盗窃团伙并在外说其坏话,遂产生雇人报复赵某之念。2004年8月1日,万某某通过河北省石家庄市的于某某母子雇请甲乙二名凶手来到南昌。8月6日,万某某又纠集聋哑人赵某某等人聚集南昌某宾馆,密谋策划具体实施报复赵某方法。万某某要求赵某某和甲乙三人直接实施砍杀赵某四肢,伤害赵某身体。之后,万某某指使赵某某和其他同案人打探赵某所在位置。经打探和踩点,得知赵某在余某某家玩牌。万某某率赵某某等人前往行动,见人多,未敢动手返回。次日晚,万某某又指使人至余某某家踩点,确定赵某仍在余某某家玩牌后,于8月8日凌晨2时许,万某某等七人乘车来到余某某家附近。赵某某、甲乙三人下车后持刀闯入余某某家中,由赵某某将正在与人玩牌的赵某辨认出来,交给甲乙二人砍杀,其则持刀威胁在场的李某某等人。当赵某某发觉李某某有所动作时,以为李某某要反抗,即刻持刀朝李某某的左胸部猛刺一刀。随后,赵某某与甲乙逃离现场。逃跑中,赵某某见赵某被甲乙杀倒在地,持刀上前又朝赵某刺杀。经法医鉴定,李某某被杀致循环衰竭死亡。赵某被杀致轻伤甲级。 问 题 被告人赵某某除实施了共谋的故意伤害赵某的行为外,另实施的共同犯罪意思之外,刺死李某某的行为是否超过了共同故意范围,属实行过限?万某某对赵某某刺死李某某的后果是否要承担共同的刑事责任?本院在审理过程中,有三种不同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赵某某的行为没有超过共同犯罪故意,不属共同犯罪中的实行过限。万某某对赵某某刺死李某某的行为及后果应承担共同刑事责任。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的共同故意犯罪。共同犯罪的构成必须具备三个要件,即主体要件、主观要件、客观要件。共同犯罪故意是主观要件,是共同犯罪人承担刑事责任的主观基础;共同犯罪行为是共同犯罪人承担刑事责任的客观基础。各共同犯罪人只要通过意思联络,把个人意志联结起来,认识到共同犯罪行为将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并在共同犯罪故意的支配下,共同实施有着内在联系危害社会的行为,即应对共同犯罪后果承担共同的刑事责任。 本案被告人赵某某与万某某等人在共谋和实施报复伤害赵某过程中,特别是在打探和踩点后,已非常清楚的知道赵某在他人家里与人打牌,身边还有五人。要进入他人家中伤害赵某,可能会遭到房主或与赵某在一起的人的制止或反抗,特别是赵某某等三名凶手还各自带着刀,在一旦上述情况出现,赵某某等三人必会殃及他人,发生伤害或杀害他人的后果。对此结果的发生,赵某某与万某某等人应当有所预见和认识。但被告人仍然积极行动,在凌晨实施犯罪行为,希望或放任这结果发生。赵某某与万某某等人对伤害赵某及殃及他人,在主观上具有共同犯罪故意,其中对赵某的伤害故意明确具体,但对殃及他人是伤或死的故意模糊概括,他人的伤或死都在被告人主观范围内。赵某某作为实行犯,对伤害赵某及杀害李某某的行为和后果负责,万某某作为本案的组织犯,对其组织和纠集赵某某犯罪产生的后果,即赵某某持刀伤害赵某和刺死李某某的行为负共同责任,赵某某刺死李某某的行为不属共同犯罪实行过限。 赵某某持刀刺杀李某某的主观故意应是伤害,因为赵某某按照共同犯罪故意的要求对赵某也只须伤害即可,对其他人的犯罪故意不可能超出此故意。客观上,赵某某在现场看守李某某等人时,发觉李某某一有动作,误以为是反抗,加上当时房内灯光昏暗,赵某某顺势刺杀一刀后逃离。故认定赵某某刺杀李某某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另赵某某直接实施伤害赵某致轻伤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故以故意伤害二人,致一人死亡、一人轻伤的后果追究赵某某的刑事责任。万某某作为组织犯亦对赵某某造成本案一死一伤的后果承担共同刑事责任。 在本页浏览全文>>(共计2页) 1 2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贾胜、许磊、李炳、黄强不依法履行职务,刑讯逼供张某致其死亡,其行为均构成故意伤害罪。在共同犯罪中,贾胜组织、指挥许磊、李炳、黄强实施伤害行为,系主犯;许磊、李炳、黄强起次要或辅助作用,系从犯,应减轻处罚。贾胜、黄强如实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全案犯罪事实,应认定为自首,可从轻或减轻处罚;许磊、李炳如实供述,认罪和悔罪表现好,可从轻处罚。四名被告人的亲属代为赔偿,被害人家属两次出具书面谅解书,对四名被告人表示谅解,请求法院对四人从轻、减轻处罚。故以故意伤害罪分别判处被告人贾胜、许磊、李炳、黄强有期徒刑十年、五年、三年、二年。

最高人民法院

2002年12月某日上午,被告人黄某水受同案人丁某明(在逃,另案处理)的纠集,与同案人余某军(在逃,另案处理)欲教训被害人叶某红。于当 天下午携带刀具窜到福州红宝石娱乐城附近,被告人黄某水进入红宝石桌球大厅察看,发现叶某红在内打桌球,即返回告诉丁某明,并从丁某明处拿来一把刀,三人 持刀冲入桌球大厅朝正在打桌球的叶某红乱砍乱刺,叶某红见状即持球杆抵挡,被告人黄某水从桌旁冲出朝被害人叶某红的腹部捅一刀。负伤后的叶某红逃出桌球大 厅。期间,叶某红的侄儿叶某国帮助叶某红抵抗过程中右大腿被人刺了一刀,倒在大厅内。被告人黄某水和余某军、丁某明行凶后先后逃出桌球大厅时将行凶用的二 把刀丢弃在桌球店门口。被害人叶某国被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被害人叶某红负伤后经医院救治脱险。经法医鉴定,死者叶某国因锐器刺伤右大腿股动脉致急性失血 性休克死亡;被害人叶某红腹部被锐器刺伤,致腹壁贯通伤,属轻伤(偏重)。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七条关于刑讯逼供罪的规定,司法工作人员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实行刑讯逼供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人伤残、死亡的,依照该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从重处罚。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分别是指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即刑讯逼供致人伤残、死亡的,转化为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但是上述两种罪行与上述两种罪名应该如何转化,如何对应,却存在分歧。

关于共同犯罪的司法裁判规则(三)

又查,现场证人付 某山、徐某华、付某元、桂某龙、张某仙中无一人能证实叶某国右大腿上的伤是何人所致。而被告人黄某水自公安侦查至一审庭审过程中始终供认,在捅完叶某红之 后,叶某红冲出桌球厅,其和余某军紧追其后,叶某国去拦丁某明。二人追赶到商贸街时叶某红逃脱,此时丁某明跟上,告诉他们二人自己被人抱住,他捅了其中一 人一刀,并多次用电话联系,了解到被捅的人已死亡,且系叶某红的侄儿。关于黄某水三人追赶叶某红的先后次序情况,可以得到现场证人徐某华的证言印证,该证 言证实黄某水三人跑出红宝石桌球厅时,黄某水、余某军在前,丁某明在后。而且,据被害人叶某红陈述,其冲出桌球厅后,曾停下回头看见丁某明和“别鸡”(即 余某军)在红宝石门口在砍一个人,事后经了解,此人即自己侄儿叶某国。因此,现有证据并不能证明是黄某水刺了叶某国那一刀。

第一种观点认为,转化型犯罪是唯结果论的,而且上述转化显然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即刑讯逼供致人伤残的,转化为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的,转化为故意杀人罪。

八、共同犯罪中实行过限的认定

此外,福州市某基层法院出具的刑事判决书及福州市第二看守所出具的刑满释放证明书,证实上诉人黄某水因犯收购赃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刑满释放日期为2002年3月20日。

第二种观点认为,转化型犯罪并非一一对应的转化或者唯结果论,司法机关不能作如此推定。法条只是规定刑讯逼供致人伤残、死亡的,转化为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该条文中的顿号是或者的关系,即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的,转化为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司法机关应结合具体犯罪情节作出具体认定,某些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的行为,可能转化为故意杀人罪,也有可能转化为故意伤害罪。本案中未实施灌水等行为,只实施其他刑讯逼供行为的人应转化为故意伤害罪,而具体实施往鼻子里灌水行为的人,应转化为故意杀人罪。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业务意见

二、审判

第三种观点认为,一方面,法条只是规定刑讯逼供致人伤残、死亡的,转化为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司法机关应结合具体犯罪情节作出具体认定,某些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的行为,可能转化为故意杀人罪,也有可能转化为故意伤害罪。另一方面,共同犯罪中每个共犯都要对全部共同犯罪人的全部行为造成的危害结果负责。本案被告人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的行为,均应转化为故意伤害罪。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一、二庭:《实行过限、转化犯的司法认定及处理》

永利皇宫app,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黄某水受他人纠集,参与结伙持刀故意伤害被害人叶某红,在行凶过程中又伤及被害人叶某国,致叶某国死亡、叶某红轻伤的严重 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且系累犯。依法以故意伤害罪判处被告人黄某水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叶某强、叶某红经济损失 各5000元人民币,并对赔偿总额人民币82997元负连带责任。

刑讯逼供致人死亡并非只能转化为故意杀人罪

所谓实行过限,是指在共同犯罪中,由实行犯实施的某种超出共同犯罪人共同谋议之罪范围的犯罪行为,其具有以下特征:

被告人黄某水对刑事部分判决不服,提出上诉。附带民事诉讼部分判决未上诉,已发生法律效力。上诉人黄某水上诉称,叶某国的死亡是丁某明个人造成的,其本人并未伤害叶某国。

关于刑讯逼供的转化问题,存在很大争议:致人伤残、死亡,与转化为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是否一一对应?认为属于前后对应的,则只要刑讯逼供行为造成了他人伤残的结果,就应认定为故意伤害罪,而无论行为人对他人伤残的结果是出于故意还是过失。而认为刑法规定只是属于注意规定的,只有当行为人实施刑讯逼供行为时具有伤害故意并造成伤残结果,才能认定为故意伤害罪。笔者同意前述第三种观点,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的行为,并非只能转化为故意杀人罪,而是要根据其犯罪情节,才能得出转化为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的结论。只有具体分析其犯罪情节,才能做到罪责刑相一致。

(1)实行过限行为首先必须是一种犯罪行为;(2)实行过限行为发生在共同谋议之罪的实施过程当中;(3)这种行为是由实行犯基于本人的故意或过失单独实施的;(4)这种行为超出了共同犯罪人共同谋议之罪的范围。

本文由永利皇宫app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